關係圖像|

我的妹妹慧玲是一隻瘦瘦的、白色的貓。貓很獨立自主,凡事都喜歡自己來、很孤僻,跟她很像。她總是一吃完東西,就馬上跑回自己房間了。白色是因為她很純真、很善良。

 

我是一隻咖啡色的土狗,皮皮的。我們的體型差不多,我比她稍微大一點點。我這隻狗去抓她這隻貓,逗她玩,貓咪想要跑,有一種「又來弄我了」的感覺。就像我現在都會主動找她搭話,但她總是很少回應我。整幅畫面很明亮,大約是下午三四點的陽光,很舒服不刺眼。我們在有樹有草的地方玩耍,很像我們小時候的家附近,真懷念小時候呀!

以前的我不會讓自己想太多她的事,因為除了難過之外,還會自責。現在我會換個想法,我們全家一起全心全力照顧她,也讓我更把握、珍惜我們在一起的時光。——姊姊 慧雅

我是廖慧雅,今年45歲,我是大姊,

慧玲是我妹妹,排行老四,小我五歲。

小時候我們住在鄉下,

全家一起睡大通舖,感情很好。

有一次全家去遊樂園玩,

大家都在玩,

只有她抱著小弟、照顧小弟。

 

慧玲的個性很文靜內向,

再加上我們搬了好幾次家,

常常轉學跟同學之間不熟。

從小學,她就常常說同學欺負她,

拉她的頭髮捉弄她。

到了國中,她常說同學要來家裡嚇她,

她非常害怕,把門和窗簾關得緊緊。

 

那時候爸媽忙於工作,

我在麵包店做學徒,

每天早出晚歸。

聽到她很害怕跟我說:「姐姐有人跟蹤我。」

即使覺得她好像怪怪的,

但也總覺得是她自己胡思亂想,

沒有人真正去了解她的狀況。

現在想起來覺得很對不起她。

 

我第一次去醫院看她的時候,

她的眼神跟看陌生人一樣。

我看到她在精神病院,

一顆心揪在那裡,

真的是自己沒有經歷過,

很難理解那種痛。

 

我們現在跟父母住在一起,

回家之後她都待在自己房間,

吃飯時間也不願意出來,

等全部的家人吃過之後,

她才出來吃晚餐。

一吃完,她就馬上奔跑回房間。

 

我不會因為她不太跟我互動而難過,

畢竟她現在這樣也不是自己願意的。

以前的我不會讓自己想太多她的事,

因為除了難過之外,還會自責。

現在我會換個想法,

我們全家一起全心全力照顧她,

也讓我更把握、珍惜我們在一起的時光。

 

我有兩個小孩,

他們也知道四阿姨的狀況,

我也希望藉由這機會教育他們:

平時不可以欺負同學,

有時候你覺得沒什麼的事情,

可能會造成對方一輩子,甚至是一個家庭的傷害。

©2020 by #有精神:失序人生試驗場.  版權為國立故宮博物院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