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係圖像|

 

我和珮昱是兩條大隻的蜥蜴,體型一樣大。我們在一塊大大涼涼的石頭上曬太陽,大石頭在畫面的左下方,我在珮昱的左邊。背景是林間,有枯枝,棕色、深綠色調,畫面的右上方可以看到陽光灑落的金黃,但沒有直接看到太陽。

我是的底色是墨綠色,有鮮豔的藍色一條一條在背上作點綴,腳也有一點點鮮藍色。珮昱的配色有一點像鋼鐵人,很浮誇華麗,底色是紅色的,臉也是,身上有一塊一塊的金黃色。我們倆被太陽曬得很舒服。

我從來沒有告訴她,她每次跟我說想死的時候,我也好害怕,害怕她在低落中離開,更害怕她連想死都不願意跟我說。——朋友 鍾毓

我是鍾毓,今年23歲,是社工。

我有位國中同學,是認識十年的好朋友。

 

那天我們本來有約,但是她突然取消了,讓我很擔心。

她說那陣子每天早上起床都很累,一直想哭。

經過幾個月的梳理,她認為是實習時看到個案的家庭,

讓她想到自身家裡的難處,從小到大的積累因而爆發。

 

當時我在慈芳關懷中心實習,

所謂的精神障礙者常讓我感覺像是一個個黑色的房間,

藉由日常的相處,我走進他們黑色的房間。

但是我的國中朋友不一樣,我本來就身在她這光亮的房間,

陪伴她讓我真實感受到光消失的過程。

 

在我心中她什麼都好,我們聊天總是很盡興,

可以聊自己,可以聊社會議題。

前年開始她覺得自己變得很敏感,很容易難過,

常說現在的她很不好,

但我在意的不是她好不好,我在意的是她這個人。

她覺得很多朋友和她漸行漸遠,身邊會沒有人。

 

我想告訴她,無論如何,都有我啊,我不會讓你一個人。

我從來沒有告訴她,她每次跟我說想死的時候,我也好害怕,

害怕她在低落中離開,更害怕她連想死都不願意跟我說。

不過,我也慶幸她願意告訴我,雖然我能做的只是陪伴而已。

你的世界或許沒有光,但有我在這片黑暗中牽著你的手。

 

在她的手機裡,

我的暱稱是「我最喜歡的胃」,而她是「我胃裡的鍋巴」。

因為有一天她突然說起鑽石不錯,代表著永恆,

我笑著說:「鑽石硬硬的,不太好消化,鍋巴比較好消化吧!」

從此,我就變成了胃,她變成了鍋巴。

人有生離死別,每個人都會離開,

但有一些人我不想放,例如說鍋巴。

©2020 by #有精神:失序人生試驗場.  版權為國立故宮博物院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