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係圖像|

 

慈芳的會員感覺像是老老的、暗綠色的烏龜,因為他們的動作比較慢,也不太會受外界的干擾。我像是凸眼金魚,頭紅身體白。我覺得凸眼金魚很可愛,紅色也很喜氣。魚的體型比烏龜大一點。

背景是清晨,有陽光但又很涼快,很舒服的感覺。畫面的三分之二是水,水裡有很多水草,左下方有一塊石頭,烏龜停在石頭上,金魚在水的中間游泳。就像那天慈芳的會員們在創作,我走來走去,他們卻不會被我影響,很專注在自己的世界。

這是我第一次接觸精神障礙的朋友,如果聽到身邊的人討論精神障礙,我很願意把我這一次的經驗跟朋友分享。——文物修復師 宜君

我是高宜君,

在故宮從事圖書文獻修復工作,

故宮為慈芳策畫了文物創作工作坊,

我擔任其中兩堂課的講師。

 

我對精神障礙完全沒有概念,

身邊也沒有這樣的親友。

一踏進慈芳,

跟想像中可能會髒髒臭臭的感覺完全不一樣。

那時有一群人在開會,

工作坊快開始的時候,

那群人過來上課,

我才意識到原來他們就是慈芳的會員。

沒有特別說明的話,我完全分不出來。

 

第一堂課是水墨仿舊,

大家做的跟我示範的技法有落差,

但是所有的人都很投入,

我也覺得很開心。

我在講課的時候提到日本紙,

有一位會員遞給我紙條,

上面寫著:「日本生檸檬是一種強度酸之可腐之物,但不傷紙張。」

其他會員有時也會突然冒出一些好像有意思又沒意思的話,

我覺得他們有一點像小孩子,

有東西想說又說不清楚。

 

第二次工作坊我介紹函套並讓會員實作,

因為工序比較複雜,

有一位年紀比較大的會員強叔一直不做。

工作人員解釋強叔很聰明,

不是做不來,而是不想做。

也讓我很驚訝,

其實他們很多能力是沒有問題的,

只是因為不想,躲在「老」或是「病」裡面。

 

中午吃會員煮的午餐,

說實在,吃之前會有一點怕怕的,

沒想到竟然滿好吃的。

吃飯的時候,聽到在聊天說誰暗戀誰,

氣氛很好很溫馨,好像一家人。

 

這是我第一次接觸精神障礙的朋友,

如果聽到身邊的人討論精神障礙,

我很願意把我這一次的經驗跟朋友分享。

一開始策展同仁找我加入這個計畫,

我很疑惑為什麼會找我,

同仁跟我解釋文物「修復」的過程,

可以隱喻到身心的修復,

我覺得這個概念滿好的,

如果這個活動可以讓他們獲得平靜,

對他們來說就是好的,

也希望可以推廣到更多族群。

©2020 by #有精神:失序人生試驗場.  版權為國立故宮博物院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