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係圖像|

我覺得慈芳的會員像一群粉紅色海豚,聰明且獨特,有強烈的自我意識。海豚能理解人類說的話,但大部分的人類卻聽不懂海豚的語言,儘管如此,他們依然在水中自在生活。我是一隻藍色鯨魚,期望鯨魚和海豚可以相互理解,成為朋友。 背景是海底,但也有點像星空,有光線透進來,還有一些彩色的折射,海豚與鯨魚在水中一起玩。

如果現在有人問我什麼是精神障礙者? 我會說:「是一群能在廣闊精神宇宙中自由漫步的人吧。」——實習生 玥彣

我是玥彣,碩士研究生。

做為故宮的實習生參與了慈芳團體。

 

一開始滿緊張的,

因為在過去的生活經驗中,

從來沒有實際接觸過所謂的精神障礙者。

大部分的認識來自於媒體,

有時候搭捷運或公車時也會遇到一些喃喃自語的人。

我問過一些身邊的朋友,他們大多的印象也差不多如此,

比起恐懼或歧視

我感受到更多的是漠不關心。

 

剛開始進到團體中會想做好實習生的本分

認真記錄、認真拍照,但事後發現親手寫下的紀錄連自己也看不懂,

因為對大家一點也不了解、不認識。

我害怕開口會說錯話,

所以一直安靜待在旁邊,

不知道怎麼打破這個僵局。

 

我記得明緒是第一個跟我聊天的會員,

某一次團體結束後他遞給我一張小紙條,

上面寫著『每天午飯後吃一點檸檬,可使身子向內收之功效』。

然後說:「妹妹,我看你應該婦科不好,照這個方子包你活到一百歲。」

我心想:「哇哩勒!遇到神醫!」。

後來好多次團體,明緒都會在小紙條上寫不同的方子給我,

我稱它們為「明緒處方箋」,覺得很可愛!

將這些小紙條珍藏在筆記本中當書籤。

 

之後,我開始嘗試跟不同的會員聊天,

跟昇宏聊時尚、音樂,跟龍泉學日文,也跟宜珍聊一些戀愛的事,

覺得大家跟我一開始想像的滿不一樣!

 

我變得期待每週四的文物創作團體,

這時候慈芳會變成一個自由宇宙,

每個人將自己的生命經驗用顏色、文字、形狀去表達,

雖然作品中呈現的可能只是會員們生命裡的一小角落,

卻讓我驚艷,也佩服大家有直視生活的勇敢。

記得最後一次團體的內容,是讓大家寫一些話給彼此,

我收到來自會員炎清的字條,上面寫著:『祝玥彣天天開心』。

 

人活著,真的沒有什麼比天天開心更重要的了。

如果現在有人問我什麼是精神障礙者?

我會說:「是一群能在廣闊精神宇宙中自由漫步的人吧。」

©2020 by #有精神:失序人生試驗場.  版權為國立故宮博物院所有